山中老僧

OOC  

叶神退役背景

梁易春视角 

能接受就继续吧p(# ̄▽ ̄#)o  

↓↓↓↓           

 

梁易春那个刚上五年级的小侄子一边抹眼泪一边站在他面前抽噎着背诗。小个子的男孩抽着鼻涕说话也不清楚,想不起诗句被堵在那儿时就挂着俩泡眼泪可怜兮兮的看着梁易春。梁易春正襟危坐沙发上严厉说着:好好想想下一句是什么?一边微微撇过头用余光看梁易烟专心于织毛衣后将书稍稍倾向侄子示意下一句是什么。小侄子迅速望了一眼后,结结巴巴的背完了母亲布置的一日一诗任务,湿漉漉的眼睛立马充满了感激。下午的时候,梁易春还被塞了两粒旺仔牛奶糖,作为二十好几的男人,梁易春哭笑不得把糖随手丢在外套口袋里随即忘了这事儿。

傍晚跟姐姐梁易烟打声招呼后便出了门。今晚蓝雨主场比赛,作为G市本地人的蓝溪阁会长,梁易春除非有什么特别不能走开的事是每场必到的。比赛很精彩,擂台赛赢了兴欣两个人头分,蓝雨的大小剑客功不可没,僵持了近三十分钟的团队赛以蓝雨小剑客一剑清了一寸灰的血管结束。赢了的瞬间蓝溪阁组织的后援欢呼雀跃拉起礼花砰砰砰的撒了满场。碎彩纸也飘了众人满头,梁易春带着喜悦掸下头上的碎彩纸,和兴奋的蓝雨粉一起大声呐喊释放自己的愉悦。

等职业选手们都逐渐散去开记者会时,一帮蓝雨粉浩浩荡荡开去夜市聚会。聚会上的人大多都是蓝溪阁里经常往来的熟人,蓝溪阁的五大高手都是G市本地人,这样的场合他们肯定是会在的。曙光旋冰和入夜寒已经是脱团狗了,喝了几杯酒还是啤酒后就叫嚷着再喝媳妇儿就不让进门了。在场单身汉子顿起一片嘘声,转而集火还没脱团的梁易春、笔言飞和蓝桥春雪。

好人缘的蓝团长红着脸抱着一瓶倒满一只杯一口一口抿下去表示自己酒量实在是见不得人。笔言飞豪爽,一口干了一瓶啤酒又开了另一瓶,叫好声一片。梁易春虽然在游戏里一副“高冷”的模样,不喜欢打字,但事实上……的确是挺“高冷”的——留着板寸头、浓眉大眼的梁易春在爱喜做媒的中年妇女看来就是挺俊的,但就不喜言笑的一张脸消了刚赢比赛后那份激动恢复平静后,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势自饮啤酒。在场的都是什么人啊,平时打闹惯了的,都了解大春性格,内里人好着呢,就哄闹着敬酒。都网游里认识的人,话题自然也就绕着今天的比赛和游戏里的事,热热闹闹。

有人拿着鱿鱼串窜到蓝河身边用油腻腻的爪子拍拍蓝河的肩深深叹了一口气,吓得微醉的蓝河一下子醒了。

“蓝团长,辛苦你了。”一副“我看少侠命不久矣”的悲壮表情。

“……喝醉了啊?”蓝河愣住不解。

“嘿嘿”一群尾随着过来围观的汉子都笑了,全桌的人都看了过来。梁易春也抬头望向昏黄灯光下的蓝河,烧烤摊上燎燎的烟雾朦朦胧胧绕着不走,大功率的风扇呼呼吹着也不管用,深秋的G市的夜晚有点冷,穿着薄薄蓝色毛线外衣更显俊秀的蓝河在一群糙汉子里有种很眼熟的感觉,梁易春晃晃有些晕的脑袋,是了,有点像被小侄子刚欺负完的睁大无辜眼睛巴巴望着的家里那只刚四个月的小比熊犬。

“这不叶修退役了吗?BOSS抢得多凶残啊,每次跟团长一起火BOSS时都觉得不爽,明明就我们蓝溪阁的,竟还被半路杀来的兴欣给抢了……团长肯定也不爽吧?反正我要是看到顶着兴欣公会头衔的战斗法师什么的都想一波带走……”

“啧,大神就是大神,网游里也不给我们一条活路。”

“还好退役了,不然今天比赛可就有点危险喽。”

“说什么呢!有没有叶修,我大蓝溪阁都妥妥的赢!”

“就是就是!今天黄少那一招真是帅啊,我当时都一把冷汗!……”

“喻队集火兴欣新队长方锐的战略很到位……剑与诅咒不灭!!!”

“对!剑与诅咒不灭!”

    楼渐渐歪了。

“唉,总之,团长节哀吧……”先前窜来的那个人一脸认真的把手里啃了一半的鱿鱼串塞到蓝河手里。蓝河纠结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什么呢,检讨为什么总是被叶修抢去BOSS?还是和一帮已进入脑残节奏的人嚎剑与诅咒不灭?还是向荣耀女神发誓下一次绝对不会被抢走BOSS?只能笑得一脸牙疼的表情,纠结的望着被啃了一半的鱿鱼大大。

蓝溪阁五大高手其四也毫无队友爱的随着大伙儿笑了起来,烟雾缭绕中蓝河炸红了脸叫嚷着笑毛线笑有本事你们去和君莫笑抢BOSS啊见着人就一个劲儿的挤过去拍照留念还是不是蓝雨粉呢说的就你了躲什么躲走去单挑,偶像上身的蓝河今天依旧是蓝溪阁那个温婉贤惠碎了N多汉子心萌了N多妹纸的真汉子呢。

梁易春笑得被人偷偷添了一杯酒都不知道,一口喝了下去才叫哪个混蛋给我倒了白酒。又是一阵毫无恶意的嘲笑,闹得夜市上的人频频望过来。

看看时间,大家也就三三两两散了,顺路的就拼车回去。梁易春在路口看着大家吆喝着求组团回家,他作为蓝溪阁会长还是得看着他们走了才能离开。车一辆辆开走,剩下来的入夜寒、蓝桥、他。都顺路就准备一起走,站在路边的蓝桥有些犹豫,说我还有点事就不跟你们一起回去了。入夜寒和梁易春也没多问,说了声晚上注意安全就坐上车。车子缓慢离开时,梁易春瞥见蓝河似乎在和谁打电话,路灯照在他身上,映着蓝河微红的脸,眼睛亮亮的,止不住的笑意流泻下来。

坐上车的入夜寒咂咂嘴:“大春,你能闻见我嘴里酒味不?这不行,我得嚼点什么,不然被闻到就得念叨了……”

梁易春摸摸口袋翻出两颗旺仔牛奶糖丢给他。

“哟,你还吃这玩意儿”入夜寒剥开包装塞进嘴里:“蓝桥那小子就喜欢这甜东西,你什么时候被传染上了?小心这么大男人了还去看牙医……啧,你说蓝桥这么晚了还干嘛去?平时乖宝宝一样早早回家。”

梁易春望着外面一盏盏飞速后退的路灯没搭理明显喝多了话也多起来的入夜寒。他突然想起今天侄子背的诗句:

山僧独在山中老,唯有寒松见少年。

挺适合的,梁易春想。

 

======谢谢能看到这儿的你~(@^_^@)~============= 


评论
热度(35)

© 暗沉弥散茶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