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单思

     大学背景

    Cp应该是喻周吧……好吧,其实是喻黄,微带叶蓝。【o(*////▽////*)q 叶蓝真是太美好了嘤】

被卖了喻周安利,觉得无口男神和温油的喻队萌点真是太多了!

但是这篇BE了……(๑و•̀ㅂ•́)و✧

喻周的小伙伴酷爱看过来啊,我们做朋友吧!喻周tag真的很冷清,crying……最近那什么活动,lof都安静了不少(┳_┳)...

↓↓↓↓↓↓

 

 

 

周泽楷觉得自己好像病了,胸口堵堵的。

五一放假回家时,母亲察觉出她不善言辞的儿子脸色不是特别好,便问了出来。

“……胸口,堵。”周泽楷歪头想了想说。

 

S市的五月已经热得不像话,亮晃晃的太阳直刺过玻璃窗大咧咧的砸在周泽楷俊美的侧脸上,他有点儿受不了这热度,想挪动下位置。但他还是忍住了没动,努力回答医生问题。

“什么时候开始觉得堵的?”

“……上个星期”周泽楷努力回想了下。上个星期周末的时候,他所在的社团有个聚会,大家一起去BBQ,晚上回来后就觉得胸口有点堵。

“呼吸正常吗?有没有觉得喘不过气来?”医生低头一边记录一边问。

“正常。”这个问题简单,除了胸口堵外也没什么其它问题。

“烧不烧?”

站在一旁的母亲面露忧色:“测过了,不烧啊。”

医生抬头,戴上听诊器:“唔……正常。去做个胸透吧,片子拿来我看看。”

 

 

胸透、CT折腾了遍,也没查出什么问题。医生也没开药,只嘱咐说有什么变化就及时就诊,年轻人多出去走走,锻炼锻炼。

父亲牵着母亲走着,瘦弱的母亲在旁不停说有什么问题就一定要说啊别憋在心里不说你平时又不喜欢说话这样对身体很不好的,父亲也说要多出去和朋友转转,开开眼界什么的,在一旁的周泽楷就不停的嗯。

小区道路两旁的法国梧桐郁郁葱葱,阳光透过宽大的叶子缝隙在路上铺了一层碎光,风过去,那些碎光就到处晃动,放眼望去还挺有趣的。周泽楷掏出手机对着拍了张照片,po上微博。

 

晚上上床后打开微博,看了一圈评论和转发,大多都是社团里熟识的朋友。

“( ⊙o⊙ )哇,好漂亮!这是小周你们小区里的道路吧?”这是高中时来过他家还一起考上了s大的同在R社团宣传部当副社的好友江波涛。

“我去!周泽楷你的拍照技巧什么时候这么好了虽然不擅长说话但很擅长捕捉生活中的美嘛哎哎这句话是不是显得本剑圣很有深度哈哈拜倒在本剑圣的剑下吧还有周泽楷你这是在炫耀你回家欺负我们这些外地人吗心真脏啊你记得回来带阿姨烧的菜特别是阿姨亲手做的双皮奶啊哈哈”这是家在外地假期没回去的黄少天,学校摄影部的副社,话很多,和周泽楷是一组反义词。

还翻到了社长叶修的鼓掌说下次社团宣传时小周可以给自己拍照这样我们就省下请摄影师的钱了,下面一团评论说心脏的。

外联部的部长韩文清转了说社团里就有最好的摄影师,因此外联部并没有在请摄影师这块地方有任何花费。

后勤部部长王杰希还@了喻文州说下次记得向叶修要拍照费用,接着一圈都是在@索克萨尔。

喻文州是校摄影部的部长,两个社团是兄弟社团,喻文州经常帮他们拍照宣传什么的,慢慢演变成了R社团专属摄影师。

周泽楷翻了一遍,喻文州还没有任何回复,估计没有上微博。最近喻文州好像在忙着一个全国摄影比赛,最新一条微博还是两个星期前转的有关摄影知识的。周泽楷大略看完朋友圈里的微博,关了手机拿起了放在床头的新书。

他今天刚买了一本书,《容斋随笔》,之前聚会时喻文州有向王杰希推荐。周泽楷翻开首页就有点懵,满满的繁体字和拗口的没有任何标点的文言文是他这样理科生最头痛的。周泽楷一个字一个字读过去,还拿了笔圈下自己不认识的字和不懂的地方,翻起了高中时买的文言文字典慢慢查过去。一片糊涂,但读下去还是渐渐觉得有些好玩。

总归还是理科生,读了不到一小时就觉得困了。倒在被子里忍住困意又上了微博,还是没见着喻文州的评论。周泽楷眼皮耷下去窝成一团睡着了,亮着的屏幕二十秒后自动黑屏。卧室陷入沉静,外面的花园隐隐传来唧唧的虫叫更显得床上人呼吸之轻。从窗帘两侧穿过的月光直直照在丢在床一角的字典上,照在木质地板上。

 

 

第二天早上,周泽楷是被父亲养的画眉鸟给叫醒的,母亲养的小狗听画眉鸟叫也汪汪叫了起来,屋子里闹哄哄的。太阳还没睡够,懒洋洋的爬了半边天。周泽楷往被子深处躲去,想多睡会儿。已经醒了就无法再入睡的习惯让他只能闭着眼睛在被子深处闷着愈发郁闷。无可奈何只能扒开被子,不想起床就玩起了手机。那张照片又有了新评论,周泽楷懒洋洋的点开。

是喻文州的:请发工资。叶修前辈你还欠着我们摄影部小蓝的五天工资呢@蓝桥春雪,

小周角度把握的很不错哦,很好看^^

是不久前发的,周泽楷顶着在被子里拱得乱糟糟的头发傻兮兮的抱着手机笑了。

起床后母亲问今天感觉怎么样时,周泽楷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母亲是在问胸口还堵不堵,他摇摇头,睡了一觉后就没什么感觉了。

母亲欣慰的摸摸坐在餐桌旁的周泽楷软软的头发,问他中午想吃什么,周泽楷想起黄少天的嘱咐:“双皮奶,带回校……”

“是那个精力很充沛的黄少天吗?”母亲笑了,她之前有带双皮奶去学校看周泽楷,围过来的一群儿子的朋友中她对话唠黄少天印象很深,黄少天在吃了自己做的双皮奶后一直夸个不停,儿子也曾表示过黄少天在她回去后抢走了原本留给自己的双皮奶。

“嗯。”周泽楷又补了一句:“大家。”

早饭后,周泽楷还乖乖随着父亲去小区转了转,牵着母亲的小狗。父亲在公园里围观别人下象棋的时候,周泽楷蹲在一旁的广玉兰树下逗小狗。好看的面容在晨光里好像在闪着微光,怎么看都一副心情很好的模样。

 

 

下午的时候,周泽楷就带着母亲刚做好的双皮奶和一些小点心回校了。五一假期还有两天,S大离他家不是特别远,一个小时的车程,周泽楷决定晚上再回家。坐在公交车上时,周泽楷想了想发了短信给江波涛:给大家的零食,一个小时后,宿舍见。江波涛很快就回了短信:了解\(^o^)/~

 

 

刚拿出钥匙准备开门时,就有人从里面打开了门,是喻文州。穿着白衬衫,卷起了袖子,迎面的阳光投下阴影,碎发服帖的顺在脖颈上。周泽楷对上喻文州一双带笑的眸子,拎着一堆零食,S大无口男神愣是没憋出话,倒是喻文州笑着说:小周好快。听到动静便涌上来的热情的人民海洋瞬间淹没了周男神和喻文州,还在门口就被抢光了袋子的周泽楷在混乱的局面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叶修大爆手速分了两杯双皮奶,一杯塞给了坐在他旁边的人。周泽楷认识那个人,是喻文州他们摄影部的,还是喻文州大一直系学弟蓝河。不知什么原因,好像跟叶修很熟,听说叶修还欠了他五天工资。

蓝河抬头向周泽楷说谢谢,叶修一脸笑:这是应该的。

蓝河噎住扭头说:滚滚滚!这是周泽楷带来的,又不是你带来的!

叶修挖了勺双皮奶塞进嘴里嘟囔着说:我们H市好吃的可多了,叫你去你又不肯……很怨念的样子。

蓝河低头挖红豆,哼哼唧唧没说话,耳朵却红了。叶修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得看到叶修笑的人抖了三抖。

黄少天咬着塑料勺子,纠结的戳戳喻文州,低声说:我们要给蓝河准备嫁妆吗?多好的人啊,竟要给叶修糟蹋了。哎呦,可怜的蓝河哎~~

喻文州看了叶修,也低声说:嫁妆我们还要贴钱,让叶修准备嫁妆吧。

黄少天双眼放光:好主意!我能拿红包吗?!

周泽楷坐在另一端,抱着一杯双皮奶,漫不经心听江波涛和王杰希说话,一边偷偷看喻文州。只看到喻文州和黄少天在说话,黄少天一脸兴奋,喻文州一脸宠溺。

周泽楷收回目光耷下眼皮看覆在双皮奶上的布丁,拿勺子一点点捣着。围绕在周围的嗡嗡说话一好像没了,周泽楷听见自己的心跳“砰砰砰”在一下下变慢,他突然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觉得胸口发堵了。

BBQ聚会时,大家都三三两两分开坐着,他当时不经意坐在喻文州和黄少天不远处。瞥见喻文州从包里拿出一本精致的摄影集递给黄少天,微风吹来一两句断断续续的话。周泽楷听见样本什么的,喻文州的摄影作品被一家出版社看中要出作品集的事他也有所耳闻,还想着等出来后一定要去买。大概是样本出来了吧?周泽楷在心里为喻文州感到高兴。

为什么给我啊?他听见黄少天问。

微风带来了喻文州温柔的声音,周泽楷听见喻文州说:

因为少天你和别人不一样啊。

 

 

 

=======谢谢看到这儿的你p(# ̄▽ ̄#)o =========

 

为什么出现双皮奶!因为s市双皮奶最正宗!ˋ( ° ▽、° ) 口水ing... 这个故事其实也可以叫双皮奶安利男的苦逼单恋史!

 求评论求建议求批评!


评论(12)
热度(23)

© 暗沉弥散茶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