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个火车艳遇如何?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语言已死,有事别烧香给我。如果烧了蓝萌萌给我,我会很欢迎...φ(0 ̄*)啦啦啦_φ(* ̄0 ̄)>

ps:我之前写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段子如果有太太需要用到,我会非常欢迎的!!!只要最后艾特我一下就好啦!

↓↓↓↓↓

从广州到杭州火车是十七个小时,蓝河想了想把耳机也揣进口袋里。

 

不是什么假日,火车上的人稀稀拉拉,东一片空位,西一片空位。对面的位置还没人,蓝河落座后塞了耳机头靠在窗户上闭眼准备睡会儿。

 

火车启动时玻璃晃动得厉害,蓝河被晃醒,迷迷糊糊看见对面有人坐了下来,随后被巨大的困意缠绕陷入黑暗,左耳的耳机掉了下来也没知觉。

 

等彻底醒来,火车之旅才过去五个多小时。脖子酸痛,眼睛也沉重得要命,最难受的是一直坐着睡觉,屁股也痛得要命。第一次坐这么长时间的火车,蓝河后悔没去定个软卧。

 

站起来去厕所溜达一圈清醒后刚摸了会儿手机,就觉得眼睛花了。

 

蓝河咂咂嘴扭头看窗外,黑乌乌的天,快速后退的灯火,什么都看不见。无聊。

 

收眼回来扫到对面缩在窗边睡觉的那个人,掩着帽子看不清眉目。瘦瘦高高的男人,手里还抱着一个细长的木匣子。乌黑到发亮的木匣上雕刻着复杂繁琐的花纹,顺滑的线条向下延伸,湮没在阴影处。

 

好像…刻的是什么图案…蓝河一直盯着,想看个究竟。

 

抱着木匣子的手臂猛然收缩,蓝河一怔,对上一双满是警惕和戒备的眼睛,古井幽暗。

 

蓝河连忙道歉:对不起,我只是想看看这个花纹是什么……额额,打扰了不好意思啊兄弟!小蓝河在心里羞愤的跑来跑去,还喷着火。

 

年轻人一直看着蓝河,没说话,身体坐得笔直,能看出还是很戒备蓝河。

 

蓝河涨红了脸,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小心翼翼又问了句:兄弟,能方便告诉我这木匣子刻的是什么图案吗?

 

半响没有答话,蓝河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耳朵红红装作不在意看黑兮兮的窗外,火车内的灯光在玻璃上映出一个歪歪扭扭的蓝河。唉,还有十一个小时。当初脑瓜坏了才想坐火车去杭州。

 

蓝河沮丧的听隐约窗外火车“轰隆轰隆”的声音,闭眼催眠自己,一觉睡到杭州。

 

“麒麟……”蓝河睁眼看向青年,“是麒麟。”青年又说了一遍,声音很小,幽黑的眼睛很是认真。

 

还没等蓝河反应过来,青年已然抱着木匣子望着外面发呆。

 

啊……是麒麟。蓝河望着青年安静发呆的侧脸,应该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再次醒来是被饿醒的,火车之旅还剩五个小时。急需补充能量啊,蓝河饥肠辘辘站起来,犹豫想了下轻声问:兄弟,你吃过没?

 

青年身体微微一动,显然还在睡觉却被蓝河叫醒了。蓝河又囧了:我明明很小声的(╯‵□′)╯︵┻━┻

 

等了会儿,青年也没动静,蓝河只好囧囧有神的自己去买吃的。

 

回来时,轻手轻脚的把吃的摊在桌上,轻声咳了下:兄弟,不介意我们一起吃呗。

 

……

 

火车到站时,蓝河顿觉灵台一片清明,下车上车接人送人闹哄哄的气氛也变得可爱起来。

 

青年一直不说话,就自己一个人说话怎么都觉得很尴尬啊。

 

下了车门,四处张望寻找某位大神。没找着,倒是看见那个青年抓着木匣子快步走到另一个青年身边,看样子是朋友。另一位青年张嘴说个不停,青年也没说话眼神却很温柔,,丝毫不显突兀气氛。

 

坐火车好痛苦啊,蓝河收眼,嗯,和陌生人说话也很痛苦。

 

不远处叶修正向东张西望的蓝河走来,带着杭州温柔的气息。

 

 ====end====

 

 

 

 

 

 

 

 

 

 

 

 

 


评论(6)
热度(40)

© 暗沉弥散茶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