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将仲子

题目来源于诗经《将仲子》,表现一个少女怀恋情人却有唯恐他人察觉的矛盾心理。【其实就是想表现下我也可以起个高大上的名字╮( ̄▽ ̄”)╭题目和内容根本不搭好不好 】

 作业中途来摸鱼……

没有了无线时长和流量的人表示自从加了某个群后就要一直战战兢兢时刻关注话费……

明明是两只叶子生日,我却没有写到弟弟,心疼弟弟似乎已经是常事了(。˘•ε•˘。) 

叶蓝好多tag只能等蓝河河生日那天刷了T T

ooc,语言在蓝雨女厕所。

 

↓↓↓↓↓

 

刺眼的阳光在厚厚的窗帘那儿映出不容忽视的大片光影,已是下午三点,G市的五月热得不像话。烦躁不安的喇叭声和路边商家竞赛般播放的低俗歌曲在热浪中传播到这个公寓楼的三楼房间里,化作梦魇中的可怖因素。

浑身无力从梦魇中挣扎醒来的蓝河满头大汗心跳加速,空调设定的夜间模式也一度度上升到了30度。

夏天的睡眠总是这样,深睡后总会更加困乏痛苦,稀奇古怪的梦境随之而来加深对痛苦的阐释。空调还在30度上工作,拉上的厚重窗帘外面是讨厌的阳光,小小的卧室里闷热难耐。

蓝河平复了会儿剧烈跳动的心脏,伸手到柜子上摸索遥控器。立刻释放的冷气让蓝河深呼一口气,房间里悉悉索索响起纸张被冷气吹动的声音。

眼皮还很沉重,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吃些什么呢?蓝河平趴着想。

蓝河每周四和周五有两天的假期。虽说现在还年轻,可熬夜总归对身体不好。食补啊食补,母亲叹着气。熬汤好了,反正也没事。蓝河从床上爬了起来。

母亲前阵子来时带来的整鸡还在冰箱里冻着,扔在厨房的砧板上,蓝河洗漱回来后探头再见,已经被穿过玻璃直射进来的阳光晒化了。看得出来鸡肉很鲜嫩,蓝河用筷子戳戳查看是否解冻完毕。姜片、葱和盐,还加了点儿白酒化腥,老老实实闷在砂锅里。

早上下班时带回的包子还在,蓝河简单吃完了午饭,如果下午四点吃的算午饭的话。反正还有鸡汤,蓝河心不在焉的等电脑开启时这样想着。

有一部最近很火的电影一直没看,蓝河打算今天看了,鼻子似有似无的闻到丝丝的鲜鸡味。

 

 

再抬头时太阳落了下去,换上墨蓝的天空。屋子里满是鸡肉的香味,蓝河摸摸空空的肚子跑去厨房。戳啊戳,鸡肉一点儿也不烂。蓝河一拍头,忘了调小火了!瘪嘴又加了点水,调了小火。看样子还得炖上几个小时,当宵夜得了。

晚饭还得吃,晃了一圈把米安上电饭锅,又从冰箱里找到西红柿和鸡蛋。热气腾腾的米饭浇上西红柿鸡蛋,一个人也乐得简单。

团在懒人椅上抱着笔电刷微博。今天的微博异常热闹,职业大神们纷纷冒泡。蓝河看到一排大神们的名字抖了三抖,今天这是怎么了?再一看内容,明白了,叶修生日。蓝河黑线,这妖孽过生日,大神们排队祝福也属正常。蓝河抿唇看完了偶像千字的长微博,顺手转发加上了叶神生日快乐六字。微博上祝福刷得很热闹,倒是寿星一直没个回应,估计是兴欣内部生日会去了。

刷完微博,蓝河仰头看看天花板眨眨眼睛跑去阳台给养的植物浇了点水,站在阳台上发呆半天,回头还是登了荣耀。……实在是没事做啊……

操纵着蓝桥春雪准备去野外溜达时,无意识的瞥了眼世界频道,忍不住噗了一声,清秀俊逸的剑客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世界】月中眠:大神大神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o(*////▽////*)q

【世界】田七:大神大神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o(*////▽////*)q

【世界】千成:大神大神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o(*////▽////*)q

【世界】彼其之子:大神大神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o(*////▽////*)q

【世界】醉卧沙场:大神大神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o(*////▽////*)q

【世界】沉玉:大神大神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o(*////▽////*)q

……

都是刷屏的,以兴欣公会一帮为首。

还没等蓝河吐槽几句,好友上线提示响起,是君莫笑。蓝河囧,想想还是发去了“生日快乐”四字。等半天没见回复,蓝河也没在意。蓝桥春雪砍死几只小怪后,蓝河才发现信息栏那边闪个不停。

 

蓝桥春雪:生日快乐!

君莫笑:谢谢

君莫笑:哟,小蓝啊,刚刚消息太多现在才看到。

君莫笑:人呢?小蓝啊,蓝啊,老蓝啊?

君莫笑:啧啧,挂机?等哥找到你爆了你装备啊[微笑]

 

蓝河一怔,连忙左右上下看了一圈,只几只怪在不远处寂寞的溜达,压根没那个花花绿绿的散人。

 

蓝桥春雪:大神你……

君莫笑:出现啦?哥正准备发动咱兴欣的人找你呢。

蓝桥春雪:……大神你生日能别闹吗?

君莫笑:哦,说到生日,你偶像今天给哥送了份礼物,想知道是什么吗?[叼烟]

蓝桥春雪:……

君莫笑:呵呵[叼烟]

    

    蓝河无语挠墙,只能继续点点点过去。

    

    君莫笑:啧,打字好麻烦,语音吧。

 

蓝河惊,原本孤身一人的蓝桥春雪身旁不知何时多了个散人。

 

“小蓝啊,”那边传来打火机的声音,“哥今天生日就没个表示?”

蓝河黑线:“微博算不算?”

“……”

蓝河给机智的自己点了个赞。

“这不能算啊,蓝河大大。”叶修左手拿烟含着笑点开黄少天的对话框,密密麻麻的汉字中夹杂着一串数字。“137xxxxxxxx,是你的号码吗?”

“……卧槽!!!你怎么知道的?!”蓝河一个震惊摔了鼠标。

那边的叶修笑了笑,从嗓子起的笑,带着稍稍沙哑:“小蓝啊,哥今天在生日会上没吃多少,你那边还有吃的吗?”

蓝河愣住,不自觉的答话:“鸡汤还煲在锅里……不对!你先回答我问题啊!”

“鸡汤不错。那就三小时后xx机场见啊,蓝河大大,电话联系。”

“……”

一群小怪从蓝桥春雪边上跑过,又一群小怪从蓝桥春雪边上跑鬼,一大群小怪从蓝桥春雪边上跑过,一大群小怪即将从蓝桥春雪边上跑过……

蓝河把头埋进圈起的胳膊趴在桌上不说话,耳朵红通通的。

 

过了会儿,蓝河站起来去厨房,往砂锅里添了水,两人份的。

 

 

    ====如果我写作业也能如打了鸡血般就好了的end========


评论(8)
热度(45)

© 暗沉弥散茶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