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河生贺】《小河神和渔夫》的清水……

真的不会写肉啊。。。当初豪情壮志申请的一个带密码的子博客最终还是没派上用场。。cry。。。 人在外地,用爪机码了个清水。。呃。。双修吧。。。不知道多少字。。 大家凑合着看吧。。QAQ写得好渣。。感觉又虎头蛇尾了嘤。。 河河生日快乐!!!六一快乐!!! 这篇文是之前写的小河神那篇的肉【x】,需合起来食用味道更好哦~爪机不会放链接囧。。最后一段格式怎么回事啊啊一直修改不回来哭。

一、

笔言飞和春易老他们一帮人浩浩荡荡的拖着各自带来的礼物游到临水时,蓝河正百无聊赖的蹲在岩石上发呆。

“我特地带了一筐桑葚子过来!”入夜寒悲愤嚷嚷。
蓝河郁闷:“给我的寿礼竟然只是桑葚子?!赶走赶走!”
“不是啊!蓝河大大,桑葚明目的你不造吗?我们大老远的跑来这儿被闪瞎了谁负责啊?”笔言飞咧着紫红的牙齿答道。
“……”

“叶修不在?”春易老将带来的珠石放在蓝河身边。
“他说要给我个惊喜,不让我跟过去。”蓝河头指一处:“喏,等月亮升到那边的树梢上时就去他府上。神秘兮兮的…”蓝河嘟囔。

橙红的太阳还悬悬卡在临水山的山腰,空气中一道燥热一道阴凉。作为最熟悉河水的河神,春易老他们都嗅到了夹带着湿润水汽的晚风正在临水落水处悄然形成。
春易老淡定的回头招呼同来的一群人:“趁着还能看见路,我们快点回去。”
“……怎么要走了啊?饭还没吃呢?”蓝河怔住。
“没什么,只是,”春易老指挥着其他人把寿礼有条不紊的堆在岩石上,淡淡道:“我们还不想被叶修追杀。”
“加油啊,蓝河大大。”
“明天,不,后天记得补我们一顿好的!”
“后天可能吗?大后天吧?”
“你也滚,大后天也不可能!”

“……”什么和什么啊,蓝河欲哭无泪的看一帮鱼游走,空留了一堆的贺礼,哦,还有一筐桑葚子。

等月亮轻轻松松爬上树梢时,蓝河磨磨蹭蹭准备出发。临水从山上流下在山脚温顺的圈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湖,分了七支八支细流继续走出去,叶修庄子所在的村庄就在这山脚。

盛着桑葚子的竹筐上头还顶着几支翠绿的宽大桑叶,蓝河施了个术法将竹筐与河水隔绝开来,一路飘悬在水面顺流“淌”去了叶修家,小河神蓝河心不在焉的游在后面。夏夜的河水温度恰到好处,暖暖的月亮照不进临水两畔的幽密草丛里。

二、

是惊吓吧——蓝河面无表情的在门侧悬挂着“叶修”二字木牌的屋子门口闻到了浓重的焦味,还是鱼糊了的味道,混杂着酱油、糖和醋。

“哎呀,小蓝你都来啦?”在乱七八糟的厨房里捕获手忙脚乱的叶修一只。

叶修是余杭人氏,惯吃甜食淡食。蓝河倒是偏爱口味重些的食物,总是在叶修鄙视的目光里面不改色的往豆花里撒些盐、加上满满一勺醋。

蓝河叹气,糖醋鱼是叶修为自己做的。

“嗯,来早了些”蓝河走进兵荒马乱的“战场,一路上那些挥之不去的绮丽念头此时无影无踪,探头看了一眼所谓的糖醋鱼,“……我说,能开饭了吗?”

……






最后的最后,蓝河表示,他今晚就不应该来这儿。

此时的他无力伏在叶修身上,呃,面红耳赤赤身裸体,呃,淡色唇瓣上有着可疑的银丝,呃,体内,还有别人的东西,呃,叶修的。

那条浇了粘稠到发黑还带着糊面的汤汁的红烧鱼因太过于酸苦被叶修用:“我们来吃另外一种鱼”的说法遗弃在院子的石桌上寂寞的晒月亮。呃,那筐桑葚子因为汁水饱满的原因,呃,被叶修顺手带进了卧室,呃,然后用在了某些地方。

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唔…叶…修…”蓝河有点儿气喘。

“在呢,小河神。”叶修笑 。

“……能…嗯…不要…一直…这…”蓝河有点儿喘不过气。

“好啊。”叶修从善如流的舔舐起蓝河左胸前的小红点。

“……泥煤……”蓝河骂,带着软软的鼻音。

“呵呵”,叶修抬头,眼角带着情动和压抑,狠狠吻上蓝河红润润加红肿肿的嘴唇。

“……”从挣扎到无力到浅浅回应还搭上叶修肩。 虽然看不见,但还是能感觉到下身传来凉凉的水意,充斥着叶修微不可闻的木樨味道的卧室里传开淡淡的果香。

然后,叶修那双将战矛舞得肃肃起风,毫不费力拉满弓弦便能吓跑敌人,在战场上不动声色指挥战局的双手探向了某个地方。

然后,蓝河圈住叶修脖子的双手不由用力,身体僵硬。

然后,呃,然后,叶修无奈的摸到了滑溜溜的鱼鳞。

“蓝啊…”叶修呼吸急促:“放松…”

“……嗯……”蓝河软软哼道,一边跌跌撞撞的回应着叶修的吻。木樨香有催情效果,蓝河迷迷糊糊想着。淡蓝色的尾巴在烛光下闪着微光,小河神在疾风乱雨的肢体接触中不由得弓起上半身。

最后的最后,卧室里满是桑葚子的清香。以及,蓝河终于明白那帮损友的话了——昏昏沉沉累得弯不起手指被叶修抱去用艾草水洗澡时又被摁在桶里这样又那样了。

“小河神,生日快乐。”叶修抵上睡着的小河神的额头,笑着说。
评论(1)
热度(21)

© 暗沉弥散茶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