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品温如言》里有一句话:“那时,她终于有了确凿的名目叫他的名字。”

如今,我们终于有了确凿的名目叫他的名字——许博远。

从开章到今天,真是不容易。

十年不足,三年有余。

许君博远致以咏怀,蓝玉无瑕可事君子。

评论
热度(35)

© 暗沉弥散茶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