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河夜里十一点多穿着睡衣被笔言飞等人拉扯着登上了钟楼。
月亮冷冷的藏在灰色的云层后面, 白天里咆哮得欢快的蓝溪也莫名噤了声,矗立在蓝溪边的钟楼隐在升腾起的湿气里,雾气弥散开来的高高钟楼显得特阴气森森 。
蓝河打了个哆嗦,紧了紧睡衣领口。雾气打湿了他的头发,湿在一起的碎发巴巴顺在他的两颊。
“好冷……”蓝河抱怨:“这是在干什么。”
“嘘!”入夜寒和笔言飞两人连忙做禁音手势,满脸紧张。
蓝河莫名其妙跟着他们小心翼翼踮着脚低腰窝到钟楼一角,一脸迷茫和无奈。
“能,告诉,我,在,干什么,吗。”蓝河做着口型。
“你,”笔言飞也做口型,带着八分敬畏,一分兴奋,一分迷惘,“等,着,看吧。”
“……靠”蓝河暗骂,扭头看九百年历史的砖头。
一片寂静里,蓝河无聊的开始猜测明早侍女们准备的早餐:新鲜的蓝莓酱、刚烘焙出的全麦面包、微焦的三文鱼、温热的巧克力牛奶……
来了来了!!!笔言飞猛的捅了一下陷入认真思考的蓝河。
蓝河来了精神,顺着笔言飞指的方向望了去。只见一个披着白色袍子的男人笔直的站在半空中,惨白阴暗的月光下一张虚胖的脸写满了严肃。一阵冷风飕飕,掀起白色袍子的一角,依稀可见下面赤裸的小腿和膝盖。
蓝河呆呆注视了半天,也没从“牛顿三大定律、子不语怪力乱神、我是唯物主义论者、尼玛是鬼啊啊啊”的脑循环播放里走出来。
那男人也注意到了角落里愣住的三人,他兴致缺缺的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懒懒开口:我要的烟你们带来了?


背了一天的Hamlet赏析,草泥马还全是英文,尼玛还两千多字!!!还!没!背!完!!!(╯‵□′)╯︵┻━┻
咳咳,说正经的,背书的时候突然想到叶修万圣节的鬼魂装扮……

评论(1)
热度(11)

© 暗沉弥散茶片 | Powered by LOFTER